曼联只剩血性支撑这是弱队的标志!完败利物浦后当痛下决心重建

在令人失望的安菲尔德,曼联0-2输给了死敌利物浦,范迪克和萨拉赫上下半场各入一球,他们展示了克洛普球队攻防的威力。而索尔斯克亚赛季前鼓吹的曼联「文化重置」似乎也成功了,红魔充满斗志,展示出了血性。但全欧没有一家豪门是靠血性成功的,争冠的基础是实力,而曼联缺乏实力。

这场比赛中,曼联与利物浦的差距是两球,但积分榜上已经相差30分,索尔斯克亚的球队还多赛一场。这从一个侧面展示了曼联在默西赛德郡的努力程度,在那里他们最尴尬的失败,仍然是上赛季0-4惨败埃弗顿。

然而,这仍是曼联近30年来在安菲尔德度过的最糟糕一天,比分与穆里尼奥下课前的1-3没有区别。曼联球迷也许在比赛前都抱着最好的希望,也做了最坏的打算。最终两者都没有发生。

曼联球迷赛前仍在嘲讽杰拉德当年接近夺取英超冠军时的失误,但红魔下次造访安菲尔德时,英超冠军奖杯将第一次出现在利物浦的博物馆。萨拉赫补时破门后兴奋莫名,脱衣庆祝,这粒进球并不是关键,但埃及梅西打破了对曼联的零进球,而完胜曼联则足以让克洛普的球队的英超冠军变得实至名归,他们击败了每一个对手。「我们将联赛夺冠!」利物浦拥趸高呼着,曼联名宿加里·内维尔感叹:这是30年来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歌声。

比起曼联打算用一个赛季来实施自己的所谓球队文化,任由索尔斯克亚的球队单调地只会踢防守反击,克洛普的利物浦更为现代化。防守上,他们12月4日至今在英超7场零失球;进攻端,利物浦上次英超没进球是什么时候?已经没必要翻查。本赛季利物浦22轮比赛21胜1平,曼联是他们征服的最后一个对手。

跟过去一样,索尔斯克亚能够排布出颇为不错的先发战术,他用卢克·肖客串中后卫的棋子,让曼联可以在三中卫和四后卫阵型中切换,压缩防守时的空档,开场初段效果不错。但一次角球防守失误,毁掉了曼联先确保球门不失的计划。面对加盟利物浦至今攻入8球的英超第一带刀侍卫范迪克,曼联竟选择不安排专人盯防。区域防守的布置彻底失败,全队个头最矮的弗雷德没有阻拦荷兰中卫的起跑,布兰登·威廉姆斯没留意到他接近,而马奎尔想要盯他却被对方另一中卫戈麦斯阻拦,利物浦7500万镑中卫最终力压曼联的8000万世界最贵中卫头球破门。

这对曼联的防反战略而言,是致命性打击,因为只有对手按捺不住久攻不下的烦躁大举压上,索尔斯克亚的偷袭战术才能成功。14分钟早早丢球后,曼联变得脆弱乏力,遭到围殴。若非利物浦两记进球被吹掉,以及德赫亚的精彩扑救,比分早已被扩大到不可挽回的程度。

曼联直到比赛第39分钟才有第一次射正,但尽管如此,红魔依然拥有扳平比分的机会。马夏尔左路大范围斜传右肋,万比萨卡第一时间将球端到门前,安德烈斯·佩雷拉伸出他的右腿铲射,而没用更顺脚的左脚,他最终没能触碰到皮球。

在最重大的比赛中,索尔斯克亚仍然更信赖他的爱将佩雷拉,而不是大胆使用近期状态更好的马塔。这让曼联彻底放弃了中场组织,皮球一度无法越过中线。正如他的组队策略一样,索帅的战术也始终在大多数正确之中,夹杂着致命的错误。佩雷拉就是这场比赛的败笔,他的传球成功率刚过61%,是全场非门将球员里最低的一人。但他仍不断获得在曼联先发的机会,充分显示了如今曼联对低标准的容忍度。

曼联最近正在拖拖拉拉地求购中场新援,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的转会因为费用问题谈不拢可能最终引进失败。红魔拥趸因此只有一次又一次看着佩雷拉和林加德表演失误,或者目睹索尔斯克亚早想清洗的马蒂奇勉为其难地保护着球队摇摇欲坠的后防线。

曼联或许会为拉什福德因伤缺阵感到遗憾,如果英格兰妖星能够出场,比赛形势可能改变。但这是索尔斯克亚和俱乐部执行副主席埃德·伍德沃德的另一个错误,他们总是说如果再买一名前锋,会压缩拉什福德、梅森·格林伍德和马夏尔的发展空间。但本赛季的事实已经证明,无论失去拉师傅或者马球王,任何一人受伤,进攻就会崩溃。

而讽刺的是曼联在这个月刚刚放弃了引进挪威28球神锋埃尔林·哈兰,现在他在多特蒙德首秀大演帽子戏法后,已经是31球射手了!而曼联的拉什福德将因背部应力性骨折缺席6个星期以上,这种骨折的原因,简单说就是累的。曼联需要新的高产前锋,他不会阻碍任何人的进步,他可以为拉师傅减压。

曼联夏窗就应该引进中场和前锋,但直到冬窗仍然行动缓慢,所有这一切,都是双红会中被利物浦按着暴揍的根本原因。当你不以最高标准衡量自己,得过且过,就会不断落后,这是30年来最好的利物浦对阵30年来最差的曼联。

曼联这场比赛的斗志确实超强,只落后一球让球员看到希望,在顶住利物浦下半场前5分钟的狂轰乱炸后,红魔展开了强势反击,控球率一度达到83%。但组织能力和门前把握的硬伤,导致他们得势不得分,马夏尔把另一次必入球良机打上了安菲尔德的看台。「真正的大牌射手会在最重大时刻得分,而马夏尔浪费了机会,这是他在曼联生涯的总结。」前曼联队长罗伊·基恩批评道,「配合很漂亮,但你连射正都没做到,没有借口可说。马夏尔不配担任曼联主力中锋,这一刻说明了一切。」

马夏尔已经效力曼联5个赛季,24岁的他不能再用天赋和潜力作为卖点。如果曼联输掉这场双红会,目睹死敌利物浦首夺英超冠军,能够唤醒索帅和高层,进行真正的买卖重建,补强缺乏实力的位置,清洗或者弃用实力不济的球员,甚至换帅——比赛中落后的索尔斯克亚的调整竟比克洛普更慢——那才是真正的利好。

重建是需要不惜代价的,试图让财报好看的同时完成阵容重新搭建,在现代足球几无可能。皇马夏窗豪掷3亿引援,经过赛季初的动荡,如今已经逐渐完成新老交替。与之对比,曼联竟打算用三年来重建,两家俱乐部雄心上的差距有着天壤之别。

弗爵的经典名言是他一生最大的成就,是把利物浦从王座上踢下来。现在曼联更像自己从王座上跳了下来,而且不再打算争取坐回去。

如果满足于球员打出了血性,那么曼联将会继续沉沦,因为这是弱队的标志。在弗爵带队雄霸英超的时候,不少对手就满足于在老特拉福德打出气势,差点逼平红魔。就像第204次双红会做客安菲尔德的这支曼联和他们的主帅索尔斯克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