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之夜——天之杯3》:满足影迷感受、喜欢看电影的作品

《命运之夜——天之杯3:春之歌》本身就是粉丝们的作品,基本上,去看的人对原版游戏有一些了解,或者他们只是FGO玩家,因此即使存在叙事上的问题,也不存在瑕疵,此外,战斗的场景显示了UFO社会的强大力量,无论是各种光污染效果,还是各种屏幕变形和镜面操作,都堪称业内首创。

不过,我还是觉得很遗憾不可能因为类型问题把游戏的所有内容都放进了电影里,而且用了三部动画片远远超过了动画片的一季。为什么我没有演奏原著而感到遗憾?让我慢慢来!

借用Gamker攻击shell的一句话:“好的游戏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核心体验。我觉得一个好故事也是一样的。因此当第一部电影《恶兆之花 》用大量的空间来描述卫宫士郎和樱的日常生活时,他提醒我们,影片的核心体验在于他们关系的变化,在理想与爱情的世界中士郎之间的选择,还是樱的罪恶与救赎。

然而在《迷失之蝶》的第三部分中,他本应迎来高潮之间的对抗,却插入了其他人的分支行士郎和伊Liya的手足情/love??士郎和雁峰七里之间的老敌人线,坂凛与樱的姊妹线我最不能接受。却之间的对抗以压倒性的势头演变成了士郎,令人遗憾的是他们不清楚他们想要呈现什么样的故事,虽然他给了人们一个美好的结局,但各方都认为这是一个成功的结论,却让我感到遗憾。

我承认电影和游戏是不同的,当然,原著有三条主线,许多的背景设置、最重要角色之间的关系和戏剧性的张力都是积累起来的,更不用说玩家试错了,代入感更真实,然而电影不能做所有这些事情,如果把他扩展成三部电影。因此叙事节奏是使作品适应不同主题的关键问题,无论是大刀阔斧地删减情节,还是试图弥补场面,甚至是魔术般的变换——增加新角色、新设置、新发展等等。

这项工作的第一个尴尬问题是时间,故事分为三部电影,三部电影之间至少有一年的时间,观众很容易忘记之前的情节,即使剧情主线很容易被人记住,但许多的微妙铺垫也会被遗忘,让人觉得剧情突兀。

第三个问题是缺乏床上用品,事实上这是第二个问题的结果,这是因为他没有被视为一个完整的工作,他没有被安排在知道未来怎么做之前,相反,这就像是把原著中重要的CG片段来安排流程,即使一个故事可以完成,也不能说得很好。结果是——在《迷失之蝶》的第二部分,樱说“我不再是处女”,但人们笑着或不理解这一著名的场景,而第三部电影《春之歌》士郎和伊丽雅,什么时候情绪变得这么好了?好过伊莉亚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拯救士郎。此外,林元班也一直说他想为了正义而杀死樱,最后,他得到了一个插件武器,突然却无法启动,此时,一个童年记忆中的两个人打牌入,这张图片显示,林元班有一手好牌却,不忍心赢了妹妹樱。坦白地说,这段记忆让人觉得元坂更幸运,虽然她很担心她妹妹樱,但她无法解释此时此刻的职位变动。他让我感觉更像是遵循脚本的结果,这使得樱的后续转换太容易了。

以上是我认为可以避免的技术问题,虽然他们与主题适性相关,但大多数仍然可以主动改进,下面的内容完全是我对内容的主观看法,与技术无关,纯粹是关于故事和角色。

远坂樱花,一个经历过美好生活的女孩,深爱着她的父母和姐姐。生活在地狱的养女詹同英被养父虐待,被养父侵犯。樱花,一个罪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财产,得到了救赎。一个愿意的女人。关于她的故事太多了,我情不自禁地期待、期待她可以有不同的方式。

她是远坂石晨的二女儿,也是林元班的妹妹,因为魔术师只需要一个人继承,拥有两个完美继承者的元萨卡家族决定只保留一个,而姐姐的体质更适合家庭魔法,她的妹妹转给了建统家,成了建通英。房主建彤脏砚为了让自己的身体适应建童家的魔法,用昆虫改造自己的身体,使他长期受到不人道的对待,原本善良的慎二哥哥也因为缺乏天赋和注意力而对未来继承人发泄愤怒。

这场悲剧一直在发生,樱一直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直到她按照指示来到卫宫士郎家,表面上,她帮助士郎负责家务,但实际上她是来监督士郎,然而她的心渐渐与温馨家融为一体,她也得到了这个家的钥匙,成为这个家庭的一部分。

姐姐Lin和施琅的互动给颖带来了嫉妒,然而Saber未能保护士郎,使樱生气,慎二竟威胁要向士郎揭露了樱的过去。强烈的负面情绪滋养着圣杯中的“恶”,这个“恶”不断侵蚀樱,樱获得强大的力量。

然后,我们开始了逆袭和复仇之路,复仇者的绘图已经成为一个常见的程序。虽然不一定同意他的复仇,但他们能理解他的动机。在接下来的情节中,大多数角色被其他角色切断了恶性循环,无论是给他们救赎还是带着仇恨死去。然而这个故事中一个神奇的场景使故事情节矛盾,也就是说,樱不是以自己的方式复仇黑化,而是因为他被“邪恶”控制着。然而这个设置带来了一个相当美妙的体验,樱杀死了无数人,杀死了哥哥和她的祖父,伤害了爱她的人,所以却仍然可以原谅而不承担任何责任。对于笔者来说,这种设置最尴尬的是士郎一直在谈论拯救樱,好像她不应该有这些情绪和行为,连这种个性都被完全否定了。虽然在工作中,她谈到了这就是我到士郎的性质。”但显然这句话根本没有传到金石郎身上。

就像童话故事中的士郎坚持要救公主,却不在乎公主是否需要被拯救。可悲的是,樱仍然向士郎呼救,然后借助RuleBreaker)的力量摆脱了对“邪恶”的控制。回到那个天真善良的女孩身上,这种个性再也没有出现过。因此我认为樱终于成了公主,尽管她早年积极求爱,由于赋权和独立而复仇,但她最终决定得救并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她依附于她王子士郎。

坦率地说,即使他看了三个戏剧版本,也很难知道他想要什么士郎。期待着成为正义的伙伴并参加圣杯战争,却总是为别人挡刀枪,仿佛是同心同德而死。知道樱的身体状况,他说他想保护她,他在正义和樱之间摇摆不定,无法摆脱凶手,最后,他选择站在樱一边。正如满嘴所说的拯救樱,一路上却一直在拯救其他女人,甚至让其他人兴奋不已。最后决战不是因为他的爱,而是因为他的姐姐的伤害,然后以一件宝藏结束。游戏结束后,我们不会跟随撤离,我们将保存世界,即使身体无法支撑,我们还是会独自去做。李亚出现了,说她可以帮他解决问题,让他表达他对活下去的渴望。

很混乱,不是吗?士郎的观点在不断变化,一次,他想死,另一次想活,另一次他为了救世界而失去世界,然后他用生命去拯救世界。让我们整理一下士郎的动作逻辑!

首先,让我们从施琅的背景开始吧!卫宫士郎,在前的火灾中,失去一切的人对活下去没有任何渴望,是魏宫切嗣找到他并救了他。在那些因圣杯的毁灭而导致这场灾难的继承人看来,这个幸存的小生命是莫大犯下这样一个错误的救星。从他的救赎表情来看,施郎得到了别人需要的心情,然后又有活下去和动力。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他的恩人,所以他会按照他的步骤,向往变成正义的伙伴。作为火中唯一的幸存者,他总是忍不住思考自己为什么能活下来,他有一种强烈的幸存者情结——他有强烈的自卑倾向,随时可以义无反顾为他人牺牲,但自己的欲望极低。这样的人活着是为了责任或原则,很难看到他违背自己的原则,即使他只是暂时违反原则。

再次,让我们看看士郎和樱之间的关系!樱士郎看起来怎么样?1: 身患同样的疾病,第一次意识到士郎在看着他跳高,而她看到的一直是失败(她也希望士郎会失败),但她发现士郎仍然在跳,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只是与自己被虐待的情况相对应。当樱向士郎询问养子的感受时,他也是养女。2: 在樱组建了来士郎家庭来帮助做家务,士郎和藤姐把他当作自己的家人,甚至给了她一把钥匙,这种归属感,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过,这使得樱成为一种罕见的救赎。3: 安全感,在樱花说如果她做错了什么事之后,士郎将会是原谅。她知道士郎会一直看着她,不会抛弃她。

士郎怎么看樱?1: 当第一次知道樱来家帮忙做家务时,樱虽然是在佟臧砚的指导下来监督士郎,但是樱还是被士郎慢慢教来的。2: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来到石朗家,樱的冷漠逐渐融化,家务也变得越来越熟练,他们已经成为士郎日常生活中非常自然的一员。3: 虽然士郎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强的人,但青春期的男孩却对周围有如此美丽身材的女孩没有,这是很奇怪的。4: 救赎对象(赎罪)是在士郎逐渐了解樱家庭情况后产生的,在没有内疚感和同情心之前,这让士郎想尽可能多地保护她,让她开心,也许,在某种程度上,他把自己无助的自我投射到樱上,这使他有了超越樱原则的感情。

通过理解上述内容,我们可以逐渐理解士郎行为背后的动机,正是因为他自己的幸存者情结,他在正义原则和樱花之间选择了樱,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作为樱的支持,也可以将童年的自我投射到樱上,有一种拯救自己的感觉。拯救其他人是个人公正原则的正常运用,至于对方是否不在他想象中范围内。樱被姐姐唤醒,解决了樱黑暗面的最后一个原因(前两个是爷爷詹彤脏砚和哥哥建同慎二),使后一个樱没有理由黑化。至于不是用爱的拥抱或话语来保存樱,而是拿出宝物工具来使用,除了设置的原因,他希望樱没有爱,他希望得到幸福,然而在这种幸福中不一定需要他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士郎在救了樱之后,他没有在世界死亡之前把她带走享受两个人的生活,而是选择解决这世界的威胁,即使这会牺牲他的最后的的生命。

然而在最后的结尾,士郎为什么要对伊Liya说“想要活下去”?除了符合伊Liya自己的期望之外,我们要传达的是Fate/staynight中士郎的真正突破。他不是作为正义使者死去的,他没有一次又一次地牺牲自己,他不仅仅是为别人而活,这一次,他终于想活下去了,作为一个平凡的人,他想活下去,因为他有自己的愿望,到之前为止,他终于从解放了的大火中走出来。

最后,我不得不提到《命运之夜——天之杯3:春之歌》的音效和音乐。我不知道我在看电影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不舒服,与此相比,歌剧中的音乐非常好,几张图片可以借助背景音乐达到整体氛围。在这里,我们要赞美作曲家浦优记,而由她创作并由Aimer演唱的最后一首歌,也巧妙地为每部电影进行了一次情感回顾,这让影片的余韵久久无法停歇。